改变语言

新闻

关注宝泽金融集团实时动态

去前海淘“人民币”——“在资本管制之墙上钻开几个洞”
10.02.2012

深圳前海,昔日的滩涂渔村,如今填海工程日夜不停,只为打造明日的“东方曼哈顿”。 (周游/图)

       紧邻香港的深圳前海“特区”,正设法在资本管制的前提下,安全打通人民币出入通道。

       拿着国务院批复的政策,各路资本在这个小舞台里倒腾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大乾坤。

       接待从早饭开始:2012年9月21日早上8点,郑宏杰对面坐的是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一位副总。

       郑是前海管理局局长。虽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但从来前海起,他的生活节奏就彻底改变了。这里人人都有一种紧迫感,快一点,再快一点!最好一年能做完5年的事。

       前海,是深圳西部一块15平方公里的土地,是填海而成。因为国务院2012年7月批复前海“先行先试22条”,而成为“特区中的特区”,金融改革的先锋。

       接下来的上午,如同马不停蹄的陀螺,郑宏杰接待了中冶集团、粤海证券等七拨客人,从这间会议室谈到那间会议室——整个前海管理局找不到一个空会议室。

       下班后,郑宏杰还有几个场子要去。赶场间隙,坐上车,一分钟不到,他睡着了。

        不只是局长,经贸处处长王锦侠的生活也变了样。多年未见的朋友来约请吃饭,他推开包厢门,霎时掌声雷动,圆桌围坐的有三十多人。各报家门后,他才知道,有怀揣几十亿闲钱无处可投的老板,有金融机构的高层,也有朋友的朋友一听说前海就来探消息的。

前海,毗邻香港,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南方周末资料图)

        就像一块充满魔力的磁铁,前海吸引着各路资本。

       距离国务院批复已过去了81天。81天中,前海管理局接触的企业不下千家,境内境外各半。而这千家企业,超过半数直奔金融主题。

       国务院22条批复中,有关金融的占了8条,在主政者和机构眼里,几乎字字千金,最富含金量的包括,“允许前海探索拓宽境外人民币资金回流渠道;前海与香港之间的双向人民币贷款;在前海注册、符合条件的企业与金融机构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

       前海的政策紧扣人民币国际化,随着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设,香港沉淀了大量人民币,但回流管道不畅,限制了市场的发展。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打了一个形象比喻,“前海要在资本管制之墙上钻开几个洞”。

抢着入闸

        觊觎香港廉价资金和丰富金融产品的各路资本,提前在这块相当于一个伦敦金融城、四个香港中环的处女地上下注,希望能收获座座金山。

       前海是迄今为止国务院批复的最小的一块战略发展区域,但它恰恰位于“香港-深圳-广州”这条“脊梁”的中心位置,正处于中国的资本管制之墙与外界接触的着力点上。

      在前海管理局接触的数千家企业里,能真正得到管理局上下青睐的并不多见,联想弘毅资本是他们颇为重视的一家。

       2012年7月16日下午,深圳市政府在香港举行了一场前海招商推介会。当天,签约的有37家企业,合作协议总额超过2200亿元。金融相关企业占了18家,包括汇丰、东亚、恒生、惠理、三井住友、宝泽等多家金融巨头,占总签约金额的78%。

        弘毅资本是其中的重要合作者。这家以联想为背景的股权投资及管理公司,2011年底,被投企业资产总额11200亿元,整体销售额3300亿元,在PE界颇有声名。

       对弘毅来说,前海意味着一种新的可能性,香港能变成他们取之不竭的优质资金募集地。从香港而来的人民币如果能突破现在《外商投资目录》的限制,前海将有成为全球PE中心的潜力。

附:1.2004年总计从2月算起 2.2012年计算至7月份结束。数据来源:香港金管局 (何籽/图)

附:2012年总计从1月算起6月份结束。数据来源:香港金管局 (何籽/图)

日后人民币透过香港及前海的回流与流出机制。 (何籽/图)

       国务院批复中有一条正是针对外资股权投资基金的——包括香港在内的外资股权投资基金在前海创新发展,探索外资股权投资企业在资本金结汇、投资、基金管理等方面的新模式。

       和弘毅同时做梦的还有凯雷、KKR、JP摩根等国际私募股权巨头。在推介会第二天,他们又开了一次闭门会议,主题就是商讨前海私募股权政策和股权投资中心的建设规划。

        7月16日推介会的火爆出乎澳洲宝泽金融集团总裁王人庆的预期。当天,宝泽成为首家签约前海的澳洲金融机构。

       上一次这样的热潮,还是2008年天津滨海新区开张之时。一位跟踪前海多年的记者透露,签约前海的企业有不少是从天津滨海新区过来的。

       滨海新区的签约名单中也有宝泽。忆起天津市主管领导对宝泽的重视,王人庆言犹在耳,但四年了,宝泽始终未能如期开展业务。在澳洲,宝泽的业务集中在资产证券化和REITS(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这两项业务在西方国家已是非常成熟的产品,但在中国要想获得批准,却几乎是唐吉诃德式的行动——在天津,他们最终没能收获一单。

       但前海又让他们燃起了希望。2008年,宝泽全资收购了澳洲太平洋交易所,改名为亚太证券交易所,王人庆甚至规划把交易所亚洲总部放在前海。这里毗邻深圳、香港、新加坡三个证交所,并且能够辐射东盟,区位优势让他心动,他希望以后能吸引内地和东南亚的企业到亚太交易所上市,而在前海就可以完成大部分的审批手续。

        相比这些外来的和尚,深圳市以及广东省内企业行动更为迅速。在前海即将开演的这场大戏中,民营企业香江集团已经站在舞台旁边,争取着属于自己的角色。

        香江集团高层位列深圳市政协委员,先人一步的信息优势使得其早早布局——8月6日,全资子公司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开业。这家以家居、房地产、铝业为主业的民营企业,参股了包括广发银行、天津银行、湛江银行在内的9家金融机构,他们的终极梦想是挤入“金融这个不存在产能过剩”的行业。

       其实从2008年开始,他们就开始押宝前海,这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到:2009年,助理总裁黄齐军在离前海开车不到5分钟的地方买了套房子。几乎同时,前海的层级也从深圳市上升为国家战略。那套当时价格为7500元/平方米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了4万元/平方米。

       在香江的规划中,金融牌照是多多益善,他们期待能将保险、小额贷款、担保、资产管理、私募股权等所有时下流行的金融门类牌照都收入囊中。

       黄齐军的盘算是,小额贷款公司可以转成村镇银行,之后还能转成类似私人银行的财富管理公司。

       而眼下的好处显而易见,小额贷款公司如果可以在香港用人民币贷款,利差惊人——香港人民币贷款年利率在3.5%左右,内地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在6.5%左右浮动,实际操作中,还要再上浮3%,小额贷款的年利率20%都算是中等水平。一来一去,他们最少可以节省6%的资金成本。

       目前,香江正在积极争取做人民币跨境贷款的试点机构。黄齐军说:“这就好比跑马比赛,我们要站到闸口边上占个位置,门一开才有机会冲出去。要是等到大家都看明白了,你再跑也就晚了。”

站在两米开外

        如果说已经跟前海管理局签约或在前海注册的企业是站在马场闸门外的第一军团,那么更多的机构是站在两米开外静观其变。

       “目前的状况和期望值还是有差距的,而且差距还不小。”热闹之中,韩惠源坦言。

        韩惠源是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硅谷天堂)的高级合伙人,前海管理局的副局长两次邀请他去前海注册,但韩仍心有疑虑,在细则没有落地前,注册并不产生任何收益。

        目前,外商投资首先要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并且要带着项目,钱进来马上要用人民币结汇。这对于基金管理公司来说,非常被动。

       “比如,境外十亿美金想进来,前海能不能给我们额度?境内五个亿人民币要出去,能不能从前海出去?”这些韩惠源关心的问题恰恰是现有体制给他出的难题。

       前海能解决这些?韩惠源不敢奢望。他说,“这么一个庞大的行政体系,不可能按照我们的需求改变。”上个月,硅谷天堂收购奥地利一家公司股权项目终于获得了发改委的批复——这个流程无比漫长,从发改委到商务部再到外管局,程序一走就是半年,比邻国印度还要慢。

        韩惠源发现,同行们虽然关注前海,但多数还是和他一样,只有少数冒险进入。前海是未来,但眼下很难和生计、业务发展有直接联系。

       若非2012年6月前海概念股疯涨了一轮,招商证券的办公室副总裁张晓凌还没想过仔细研究前海的政策。

        到了9月,中信、国信、安信三家深圳券商有望参股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共占股75%。苦于所在机构的净资本不宽裕,张晓凌只有眼红。

        正是前海,让他寄希望于打通招商证券与其香港子公司的资金通道。他分析道:“内地跟香港的经济周期并不完全一致,如果能跟香港的子公司资金相互支援,就能很好地调剂余缺。”

        香港的券商可以从事过桥贷款业务——企业在上市之前,需要融资用于收购资产,扮靓资产负债表,券商作为保荐人就可以把钱贷给企业,以股权作为抵押,上市后返还。“我们在香港的子公司做过桥贷款业务,如果资金不够,我们可以直接支援它。”

        至于能否在前海直接使用香港的金融产品,也是银行和券商当下热议的话题。长期以来,由于内地金融产品线狭窄,财富管理业务很难做起来。但张晓凌对此并不乐观,“顶多是允许前海的金融机构购买香港的金融产品,再打包由内地的投资者认购。”

        不少投资者也来问过他,前海能给券商带来多少收益,张晓凌的回答颇为坦诚:“最多是长远期的边际收益。”

政策敲门砖

发行50亿人民币债券和500亿股权投资母基金是敲开政策大门的核心方案。

       依照前海蓝图设计,将来GDP产值惊人:到2020年,这里的GDP产值将达到1500亿元。也就是说,前海将成为每平方公里GDP产值达100亿元的“东方曼哈顿”。

        而眼下,资本的力量仍在集聚之中,如果迟迟没有明确的细则,缺乏可操作性的思路,这些难题随时可能吓退逐利善变的资本。

        前海管理局及其全资子公司前海开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前海控股),天天在琢磨着突破之道。

        对他们来说,有一点是不言自明的,先行先试的要点在于有了试点后,做出几个成功的案例,有了案例再去上面要政策。

        前海开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高层管理者王永权(化名)曾在房地产行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现在,他来前海开始人生的二次创业。

        前海控股承担着前海一级开发、二级开发以及产业战略投资等职能,也就是“城投+开发商”。王永权估算,近三年,前海的建设投资需要300亿-500亿元。显然,找钱成为王永权的首要任务。事实上,前海控股并不缺钱——2012年8月以来,国开行、平安银行、建设银行总计给予前海控股950亿元的银行授信。

       但王永权更希望借助前海人民币跨境政策优势,设计出一些新型的土地融资模式。眼下,王永权是深圳金融机构眼里的“红人”,大大小小的机构都争着抢着要帮他设计产品。

        王首先想到的就是去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这类俗称“点心债”的债券,以人民币计价,在香港发行,成为香港资本市场上的新宠。2011年的发行规模已经达到1700亿元。多家银行都有发“点心债”的经验,相对来说,这也是最不存在政策障碍的一种融资渠道。

        南方周末记者从前海管理局获悉:前海控股初步考虑赴港发债50亿元,国开行香港分行为前海控股在港发债提供担保。

       王永权的另一项冒险是利用国务院22条批文中最短的那条——支持设立前海股权投资母基金。母基金是指以股权投资企业为投资对象的基金,也就是说母基金可以为子基金提供资金支持。而前海控股也在谋划着做一只母基金,来打通募资通道。

       前海管理局的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前海控股已经和国开行就成立前海股权投资母基金一事早已商讨多时。初步考虑,母基金总规模500亿元,首期规模120亿元。前海控股主要在香港募资,渠道包括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境外私募发行基金份额、境外私募发行信托产品等。

       这些都会触碰到现有的金融管制之墙,难点包括:首先,要允许境外募集的人民币能够调回境内;其次,允许募集多种币种,在一定的额度内,这些外币可以在前海兑换成人民币;再次,母基金在境外募集的资金注入子基金,如果不超过10%,子基金可以视为内资。

       现在,前海控股的两个方案已上报多时,正在等待中央批复。而前海十分期待这类批复能成为今后“拿着案例要政策”的样板。

“脚趾”的试验

“北京是大脑,上海是心脏,前海就是脚趾。出了问题,直接关掉了事。”

        一有问题跑中央,已经成为前海管理局的工作常态。

        一个星期总会有那么几天,前海管理局经贸处处长王锦侠不是在香港,就是在北京。而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国家部委的领导来前海视察工作。2011年9月,国务院24个部委和广东省、香港特区、深圳市组成的前海建设部级联席会议制度,有87名官员参加,此举更被视为“国务院领导下统筹前海开发开放的国家平台”。

        “前海向中央要政策,必须拉上香港。单凭深圳很难要到政策。”深圳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廖明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前海管理局与中央和香港频繁互动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希望改革的成果能够固化和上升到法制的框架下。前海正在着手制定以《深圳经济特区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条例》为基础的民商法体系。

       这也与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易明给予前海的建议相一致,他说:“进入前海的企业不应该再搞审批制,国家制定产业准入目录和地方制定税收优惠目录,凡是符合条件的,都可以开放注册和享受税收优惠。规则有了,接下来就交给市场选择。”

       在中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张明看来,前海金融试验区一个很重要的想法就是通过在小的区域内放松资本账户管制,提供多样化的投融资工具,看一看它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怎么样,看一看有什么潜在的风险。

        一位深圳金融人士如此评价:“北京是大脑,上海是心脏,前海就是脚趾。出了问题,直接关掉了事。”

        连日来,郑宏杰被问得最多,却最无法回答的就是细则出台的时间。这与四个月前的情景如出一辙,当时,郑宏杰被追着问国务院批文的落地时间。

        批文赶着香港回归15周年庆典如期而至。至于细则,也需要等待一个时间点。郑宏杰给了前海管理局一个标准答案:细则已经报上去了,出台时间应该就在年底。

 作者: 《南方周末》 记者 罗琼 实习生 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