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语言

新闻

关注宝泽金融集团实时动态

历程:从销售员到总裁
04.18.2014

《澳洲金融评论》(周末版) 2013年4月13-14日  作者:Greg Earl

金融家王人庆大概称得上是天安门事件后的在澳留学生移民群中最成功的人,对于下一个事业目标,他的目光又回到了中国版图上。他向记者Greg Earl展现了具有中国风味的经商之道。
     
        这样的主餐前点并不是我期待的,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一点都不应当感到惊讶。王人庆(Goerge)是属于那种不浪费任何一次机会的人,这一点,从当初1988年他从中国来到悉尼,抓住当时还算比较罕有的出国学习英语的机会时,就已经显现了。

        因此现在我不是在浏览中文菜单,而是在观看一部市场推广录像——关于在靠近中国改革开放开始的城市深圳附近一个经济特区的五栋楼群规划的市场推广录像。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我不是在这个不浪费任何机会之地的唯一访客:背后的墙上,有王人庆和霍华德(John Howard)、陆克文(Kevin Rudd)、考斯特罗(Peter Costello)和贝克斯(Steve Bracks)及其他人的合影照片。

        当说好和王人庆在他的办公室见面后,走一小段路穿过悉尼唐人街到金唐海鲜酒家时,我想我大概会遇见华人商界的一些熟人,华人商界的大部分都在澳洲密切注视的范围内运作。

       王人庆是宝泽金融集团背后的坚强支撑和经典人物,宝泽集团的业务包括房屋贷款中介、基金管理、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s)、物业发展和建设中的证券交易所,及其它自从他挨家挨户销售之后二十年岁月里积累起来的投资组合。最重要的是,宝泽是联接澳洲和中国金融与投资的桥梁。 

       录像是一个有力例证。王人庆及其中国合作伙伴被深圳政府邀请去竞投入驻前海金融科技新区,邻近的深圳正尝试推动一系列包括制造业到技术产业革新的食物链发展规划。王人庆的建议结合了来自他的第二故乡澳洲的法规制度,运筹中的金融产品包括REITs、资产证券化及亚太证券交易所(APX)的亚洲运营总部,致力为亚太证券交易所(APX)合乎澳洲法规的运作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

        幸好在白天的这个时候,这段录像显得很短,王人庆和我一样热切地想去“食堂”用餐。金唐是悉尼唐人街食肆的标志性餐厅,在澳洲工党的宴会人群中很受欢迎,因为它凌晨4点关门,很受其他餐厅打烊后的员工喜爱。

       王人庆感觉这间餐厅晚上有点儿嘈杂,但这里是他午餐的首选,也是他和莅临的中国访客们一起进餐的首选地。“他们喜欢澳洲的中餐,因为非常新鲜,”他说,但有时候味道可能不是地道的中国风味。 

       金唐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忙,正值中国新年,祝贺新年的道贺声此起彼伏,经营这家餐馆23年的合伙人Charlotte Wong热情地招呼我们,显然,她是王人庆交际网络中的一员。
我建议我们点他们为新来的中国访客推出的菜式,这个要求很快就被用普通话向侍者作了表达,我能看到的,就是从前面大玻璃钢的鱼缸里捞上来的在一个大塑料袋里手舞足蹈的大螃蟹。

       我的视线停留在暖和天气里的一杯红酒上,表示只喝茶就行了,王人庆坚持要我选白葡萄酒,我们关于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澳洲社会对于文化变革的开放态度的话题由此开始。他说他没有发现过像他这样的年龄,也就是像我这样年龄的澳洲人,没有在喝酒的文化中长大,但是他现在已经接受了曾是外国习惯的许多其他东西,包括中国投资。因此,我点了几杯克劳馥河雷司令酒,酒单上的酒庄离我成长的、曾经是绝对啤酒饮地的西维多利亚农场很近。

       王人庆也来自南方海南,那个中国版图上靠近越南的中国东南角的岛屿,海南现在以博鳌论坛召开地而著称,吉拉德(Julia Gillard)总理出席了该论坛,作为本周她访问中国行程的一部分。 但是,他有着不寻常的家庭背景,因为他的母亲在动荡的40年代从马来西亚回到了中国,而当时更多其他人的选择是离开中国。

        王人庆是文革后邓小平重新恢复大学高考制度后最早一批上大学的中国人,他考取了上海东华大学。

       在那个时候,一切都显得很新鲜,但王人庆决定学习尤其超前的环境工程专业,因为他认为这可以让他留在大城市;医学、教育甚至热门的纺织专业都可能意味着留在原籍各省。结果他毕业后到了广州市政府部门。同时自己涉猎进出口行业,一直到某天他不被批准去访问附近的香港而心情沮丧,因为他在香港有几个客户。

        分量充足的肉蟹、贝壳、黑椒牛肉等菜式上桌时没什么仪式,虽然我们有王人庆的一位行政管理人员帮助我们夹菜添饭。用筷子将贝壳里的蚬贝夹出来,同时在嘈杂的餐厅里记采访笔记,意味着和“澳洲金融评论共进午餐”并不那么容易。然而,显而易见的是让中国访客们心情愉悦的肉蟹已经烹饪好并正香气扑鼻地等待被享用,这令我们的开胃菜更滋味无穷。

      撇开市场推广不谈,王人庆是个喜欢沉思的人。我迅速地向附近的餐桌扫了一眼,看见许多背景不同、说话大声且语调快速的人在讲话。王人庆在许多时候会打坐冥想,把宁静的心绪带到金融服务行业的快节奏中去,他最近才回到喝酒吃红肉的生活态势里,作为做任何事情都有节有度理念的一部分。

        在广州工作时没有能够去香港,也许是促成王人庆加入海外留学行列的重要原因。1988年,他只身来到悉尼学习英语和计算机。

       接下来就是,在天安门事件后,当时泪流满面的霍克(Bob Hawke)宣布,所有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都能够留在澳洲,当时的王人庆就开始在《澳洲金融评论》报纸上寻找最小的工作职位广告,看看有什么事情他可以做。

       在悉尼内西区一家不知道名字的公司里,他为获得一份销售工作做了个多项选择的测验,把自己描述成一名进出口专家,那家机构的名字叫做AMP(澳洲最大的保险公司)。
虽然开始的时候阴差阳错,他还是得到了这份销售员的工作,和一名印度人搭档,因为这个印度人的英语说得更好,还有一辆汽车。

       在悉尼西区经过一段时间的挨家敲门推销并一无所获之后,王人庆在华人社区发现一个用户群,他开始向其推销当时可以减税的养老金产品。“华人不喜欢缴税,重视合理避税,所以在税务法改变之前这种养老金产品相当受欢迎,”他回忆道。

       在两年之内,他为萌芽中的宝泽金融集团注册生意,注册号是澳洲房屋贷款与金融协会的第17号,他也逐渐成为霍克时代中国移民里在财富领域内最为成功的人士之一。

       王人庆,像许多澳洲生意人一样,在将他的基金管理业务拓展到新加坡之后,正在中国寻找机会。虽然在天津,他也曾因为一单没做成的物业项目经受挫折。

       但他坚持认为,澳洲是他的基地;他由衷喜爱他第二故乡的法规和文化环境,他同时依赖精心挑选的合作伙伴在中国经营。“你自己什么人都不认识也没什么大不了;你要让其他人有控制权,否则你就成了一个只会搞关系的生意人,”他以相当反直觉的方式说道。

        他说,他通常做项目都要花了8-10年的时间,他也明白不能高调地宣扬他在中国的大规模投资。他的大策略能够取得成功,得益于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他就减缓房屋贷款生意的发展步伐,抛掉资产包,使他有能力寻求新的投资机会,如亚太证券交易所(APX),其主要目标是帮助中国企业来澳洲法规管理下的证券交易所上市。

       通过建立战略性合作伙伴关系,本周澳洲总理吉拉德可能为澳洲商界在中国金融投资的最顶层打开全新大门,但王人庆更致力于在潜在的生意伙伴间建立更好文化理解的需求。

        他说,发现在中国赚钱很难的澳洲投资人不必感到沮丧,因为他认为在澳洲的中国投资者也很少有几个成功的。

        “许多人去中国,找合作伙伴,但沟通有问题,”他说。“在中国,你能很快变得很富有,但你也能很快摔下来。”

        他说,中国投资者在澳洲的问题是,他们认为他们能像在中国一样迅速地赚钱。王人庆说,当这样的投资者需要在澳洲建立一个合资企业和一支优秀的本地化管理团队,并明白要依靠澳洲法规制度来保护他们,他们却坚持要尝试完全控制,就像他们在中国的做法一样。
他还补充说,有太多的中国投资者认为他们只要和澳洲政客或官员发展良好的关系就能生意兴隆。

       “他们不理解什么是良好的制度:在澳洲,当工党不行的时候,他们就下台,当自由党不行的时候,他们也下台,”他説,他还强调他很高兴他来到澳洲学外语,而没有去他先被录取的日本。

       王人庆的大家庭现在已移居悉尼。他没有经历过任何严重的种族问题。虽然他觉得中国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但他坚信他祖国的经济会持续增长。他并不急着回办公室。他要为午餐付账单。不难感觉到,我的午餐伙伴是澳洲这块充满机会的土地的一个有力证明。

       这是后面的餐桌又一轮新年祝贺开始的时候,我们出门到了人群熙攘的沙瑟街。王人庆仍在谈论一个主题,那就是,如果人们对澳中两国的文化有着深刻理解,那么澳中两国间的双边合作机会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