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语言

新闻

关注宝泽金融集团实时动态

中国式融资难衍生利益链 亚太证交所拟扩“中国板”
06.06.20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新江

       核心提示:作为1980年代出走澳籍华人,王人庆显然比其他海外交易所的掌门人更深谙国内的市场,这或许是其收购APX之初,便瞄上中国机会的主要原因。

       国内IPO堰塞湖却成为海外市场眼中的商机。

       连日来,总部位于悉尼的亚太证券交易所(APX)掌门人王人庆(George Wang),一直率领着其管理团队,在京拜会各类资本市场人士,以期为该交易所“中国板”下一步扩容做一系列准备工作。

       作为1980年代出走澳籍华人,王人庆显然比其他海外交易所的掌门人更深谙国内的市场,这或许是其收购APX之初,便瞄上中国机会的主要原因。

       此前已经有两家内地企业登陆该交易所,这也是这家交易所重组开张以来首批上市的企业。两家企业合计融资约4500万元人民币。与一般IPO不同的是,这些融资并未通过投行承销,而是由企业自行完成发售。

       国内A股市场仍然处于消化存量阶段,根据6月5日,证监会刚刚公布了第33批预披露和预披露更新信息,加上此前32批披露的442家,目前已有445家企业发布了预披露或预披露更新信息。对于堰塞湖的解决时间表,目前市场仍然难以获得明确的信号。

       或许这一因素,促成了王人庆眼中的商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王人庆称,一方面服务于内地企业的融资诉求,另一方面,吸引有向西方市场扩容诉求的企业前来上市。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这家交易所欲引进人民币交易系统。不过政策面对海外证券投资尚未放开,企业赴澳上市仍需搭建VIE架构(协议控制),设立海外法人的壳公司;同时,内地投资人仍然需要借道香港或其他途径参与市场交易。

       与此同时,海外中概股“私有化”回归A股或港股市场正蔚然成风,以及新三板快速扩容。是该交易所来华吸筹的另一个市场背景。这个“生意经”能否顺利念成背后,或受到更多市场因素的影响。

澳籍交易所来华吸筹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王人庆要念的可能是这个“生意经”。

       日前,王人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08年其利用一家名为澳洲宝泽金融集团(AIMS FINANCIAL GROUP)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交易所,并改制为澳大利亚亚太证券交易所。澳大利亚太平洋交易所是澳大利亚三家持有由澳大利亚证券及投资委员会(ASIC)颁发的市场交易牌照的证券交易所之一,此前在该交易所上市企业已经悉数私有化退市。

       时隔六年之后,这家交易所吸引来了首批上市企业,分别为经营保健品的生命力控股集团和物流企业中环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两家均是内地企业。

     “目前在中国内地上市,要经过漫长排队期,来亚太交易所上市则无需排队,只需要3-6个月就可以完成上市手续。”王人庆介绍称。

       国内IPO堰塞湖下一步或成为这一类海外交易所吸引内地企业出走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

      IPO继2012年暂停之后,在此前已经第一轮重启,尽管第二轮新股开闸的预期日益浓厚,不过,背后数百家企业排队的情况,仍然成为目前内地企业启动IPO的最大障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掌握的资料,王人庆此次来华,多次与国内监管人士,以及投资类机构接洽,投资类机构手上多有不少亟待退出的项目,或许是其吸引的重要目标。

     “明年底前至少吸引50家企业来澳上市,目前已经有一些储备项目。”据王人庆介绍称。

        除了利用目前的内地IPO难之外,较低的上市门槛也是这家交易所来华吸引公司的主打优势。拟上市公司规定不少于50个证券持有人,不低于200万澳元(约1200万-1300万元人民币)的流动资金,并无盈利要求。

       除了吸引内地企业赴澳上市之外,APX还拟吸引内地投资人赴澳进行证券交易。下一步,该交易所拟引入人民币交易结算系统。

       无论企业赴澳上市,抑或者投资人海外炒股,均受到政策面的限制。企业层面仍需要通过VIE架构实现IPO;投资人则需要借道香港或其他渠道将资金转移至海外进行相关交易。

融资难背后隐现生意链

     “开家交易所确实是个好生意,纽交所一年营收几十亿美元。”北京某券商分析人士指出。

       王人庆背后的利润链条则更长,除了交易所的顶层设置之外,按照王人庆的说法,其还在前海成立了服务于赴澳上市企业的服务平台。

       以生命力控股集团招股书文件显示,该公司的服务券商为宝泽资本证券有限公司,该券商也是王人庆控股的“澳籍”券商。

       目前生命力控股在APX上市之后,已经摇身变为澳大利亚生命力控股,冠以澳大利亚的牌子,对于一家营养保健品企业而言,显得“意义非常”。

       由于地缘问题,国内对于澳大利亚的证券监管和运作体系并不熟悉。

       据一位海外市场分析人士透露,在澳交易为T+2交易,很多方式与A股市场并不相同。目前,由于仅两只个股交易的先例,尚难预测这家交易所下一步的交易活力。

       仅从业务链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一市场活跃度提高,企业可以获得较高的溢价,APX无疑成为内地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一个通道。

       另外一个方面,仅2011年和2012年就有40余家海外上市的“中概股”私有化。这股目前掀起的“中概股”私有化退市潮,即是因为海外市场无法给予这些中概股较高的估值。按照APX的设计,能否吸引一些“了解中国公司”的投资人赴APX进行交易,显然成为未来这个交易所能否顺利成长的重要因素。

       与此同时,监管机构推动的新三板扩容,成为国内企业融资的另一个途径。这也是APX在国内融资渠道中,面临的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中国式融资难正逐渐成为国内金融政策首要考量的一个原因。近期引起较大市场关注的,天津澳凯电子融资难,即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在内地融资政策下,这家招商引资项目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而未来政策面的推进,无疑也是为了服务企业直接融资途径,这也为海外证交所来华“做生意”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