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语言

新闻

关注宝泽金融集团实时动态

架起中澳金融与投资的桥梁
07.07.2014

  多年来,中澳两国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两国间日益增长的贸易额以及由此产生的丰富商业机会,使投融资市场蕴含了巨大潜力。然而,投资者需要一个稳定可靠的中介平台。在这方面,澳洲宝泽金融集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深入探求宝泽成功的奥秘,《经济》记者专访了澳洲宝泽金融集团总裁王人庆。

      《经济》:目前,宝泽金融集团已成为集房屋贷款、个人及商业贷款、房屋贷款证券化、风险投资、基金管理、投资银行及其他金融业务在内的大型金融集团。它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影响力是如何形成的?

       王人庆:宝泽集团成立于1991年4月,是澳洲非银行金融机构中最早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公司之一。1999年宝泽集团发行了第一笔债券,2.04亿澳元,这是宝泽金融集团第一次成功发行债券,也是第一次资产证券化。这次发行的债券绝大多数被标准普尔评为3A级。同时,宝泽给投资者的回报是稳妥型的收益。

       之后,宝泽集团的贷款事业发展非常快,在资产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打出了一定的声誉。多年来,宝泽集团保持着优秀的信用记录。

       2008年10月,宝泽集团收购了澳大利亚太平洋证券交易所,并将其更名为APX亚太证券交易所(Asia Pacific Stock Exchange)。当时,澳大利亚政府担心中国企业来澳投资的风险控制问题。

       我们给他们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跟他们介绍亚太证券交易所的特色。在证券交易所的背后,还有宝泽集团。宝泽集团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成为中澳之间的投融资桥梁,并为此组建了一支具有金融业深厚经验,融东西方文明为一体的高度专业化团队。此外,我们是在会计和审计的基础上,再做金融调查,所以风险很低。正是因为这些,宝泽集团在国际资本市场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

      《经济》:中澳两国虽然有着良好的关系和大量的贸易往来,但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制度大不相同。请您谈谈,两国在金融领域里的做法有何区别?

       王人庆:中国金融资本市场跟西方金融资本市场有着很大的差别。西方金融资本市场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而中国金融资本市场只有二三十年的发展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但中国在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程度上还是差了很多。我觉得澳大利亚金融资本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事先把规则制定好,严格按规则办事,并且,规则不会因人因事而改。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经常受政策或形势的影响,当然,这和它发展历史较短有关系。

       金融资本市场能够持续、稳定发展,靠的就是规则和信用。

       此外,西方国家和中国在制定合同方面也有很大的不同。西方国家的合同要比中国的合同更具体、详细。这样的话,如果打官司,法官的判决出差错的情况就很少,因为合同已经写得都很清楚,而不是模棱两可。

      《经济》:宝泽金融集团拥有的APX亚太证券交易所,是全球唯一一家由单一集团公司100%全资拥有的西方证券交易所,这种情况是怎么出现的?

       王人庆:APX的主席是原澳洲证监会的主席,叫瑞斯丁。他说,证券交易所是一个公共平台,原则上不能由一家企业完全控股,股权结构不应该是单一的。

       2008年我们买下证券交易所的时候占到54%的股份,其余40多个小股东占有46%的股份。美国次债危机发生后,由于小股东不再愿意注入资金,所以我们就不得不买下所有小股东的股票,占100%股票份额的情况就发生了。随后重新制定了上市规则、运营规则、公平交易规则等。

       但是瑞斯丁说的话是正确的,股票交易所是公众平台,不应该由一家企业完全控股。全世界也没有其他企业100%拥有一家证券交易所,我们是特例。当我们做好以后,就会把一些股份卖出去,让它成为真正的公众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公平、公开、公正最重要。资本市场的交易规则是清清楚楚的,这是一个很透明的市场。只要企业满足公平交易规则,就可以在亚太证券交易所上市。

       在APX,我们对上市企业有很严格的要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企业必须披露真实的情况给投资者。

     《经济》:宝泽金融集团被国家发改委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确定为重点推荐单位,这既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肯定。基于此,请您给国内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提些建议。

       王人庆:中国近几年的金融资本市场一直朝着合规的方向走,在风险控制上有了很大的改进。中国用短短30年的时间就建立了金融资本市场的体制和思想体系。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今后还要继续努力。

       我觉得重要的还是要定好国内资本市场的规则。此外,西方国家的文化跟国内是不同的,中国的企业要到国外去投资就要适应当地的投资环境,合乎当地的投资规则。

       此外,要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私企在这方面能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因为私企规模大小不一,具有灵活性,生命力也比较强。中国要特别鼓励中小型企业走出国门。

       中澳之间一直保持着互助互利的友好关系。澳洲金融监管非常好,法律制度很清晰,政治也很稳定,投资环境很不错,是中国资本打入西方市场的桥头堡。我要做的就是,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一个稳健、灵活、优秀的平台。

(经济网记者  彭 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