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语言

新闻

关注宝泽金融集团实时动态

澳洲香港暗战 争夺中企IPO -《亚洲财经》
04.14.2015
文|安澜(澳洲)

中澳自貿協定簽署,令更多中國企業家發現澳洲資本市場的魅力。而一旦中國成長型創新企業形成赴澳洲上市潮流,港交所的發展潛力必然受限。



进入后佔中时期的香港,社会焦点转向陆港矛盾。香港本土运动示威者的「激情」抗议,与大陆网民情绪化的抵制香港言论不断交锋、激荡,正裹挟陆港关係走向跌宕起伏,香港的旅游业、零售业已经首当其冲,而贸易、金融业是否会受到影响,其实也需要进一步观察。香港金融界不能不知道的是,中国内地企业海外上市,过去10多年几乎都是首选香港,如今这桩独门生意正在受到愈来愈多的新威胁,这威胁不仅来自老对手纽约、新加坡,澳洲的悉尼也加入了战团,成为新对手。
 


澳洲亚太证券交易所(APX)

今年1月初,一家来自广东汕头的成长型企业获得澳洲证券委员会(ASIC)批准,在澳洲亚太证券交易所(APX)集资上市。根据招股书,这家名为「圣地亚」的企业专门从事以潮绣为代表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市场推广和产业开发。按计划,它最高发行4000万股新股,集资1560万澳元(约1189万美元),并在3月30日于APX进行股份交易。这家公司先后在悉尼、墨尔本进行投资者推介会,「潮绣」概念更引起澳洲中英文媒体的极大兴趣。
「圣地亚」并非在APX上市的首家中国内地企业,两家来自深圳的创新企业一年前已率先上市。其中,深圳市生命力生物保健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致力于膳食营养补充剂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而中环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则是跨境电子商务服务商。

澳洲上市条件较为宽松

澳洲上市的魅力——门槛低、成本少、周期短,正在被中国大陆企业所发现,尤其是成长型企业。
 
相对于中国内地和香港,在澳洲上市的基本条件较为宽鬆。以澳洲最大的交易所澳洲证券交易所(ASX)为例,在投资者方面,其要求最少400个投资者,每个投资者最少投资2000澳元;或最少350个投资者,每个投资者最少投资2000澳元,并且25%的股票被与企业无关人员持有;或最少300个投资者,每个投资者最少投资2000澳元,并且50%的股票被与企业无关人员持有。在企业规模(盈利要求或资产要求)方面,其要求过去3年有100万澳元净利润,且过去12个月有40万澳元净利润;或 300万澳元净有形资产;或 1000万澳元总资产。那些成长型企业相对容易满足这些要求,完成上市之梦。

在香港集资上市成本平均佔到筹资额的12%,新加坡也要9%,而澳洲一般仅为5%-7%,相对低廉。而只要符合上市条件,就能够顺利在澳洲上市。通常而言,申请上市企业一般在3至6个月就可以完成上市前的手续。只要资料齐全,一般3个月就能被批准上市。换言之,6至9个月即可完成上市,周期比较短。更重要的是,由于澳洲证券市场交易较活跃,中国企业的后续增发等再融资容易,融资规模远大于首次上市融资额,并且澳洲证券市场对增资规模和时间没有限制。持续融资能力对于成长型企业更为重要。

由于在澳洲上市,必须先注册成为澳洲企业。而作为一家澳洲上市公司,未来在澳洲的併购、融资就会变得非常灵活,在审批时就不会再受到境外公司的待遇。这意味着,企业未来在澳洲的资本配置,将相对更容易被澳洲政府所接受,更容易进入澳洲市场并加大市场开发。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是一项更为重要的红利。

华商掌控的澳洲上市交易所

比其他西方发达经济体更为优胜的是,澳洲有一家由华商掌控的上市交易所——APX。其前身为免责市场(Exempt Market),始运作于1997年,原名为澳洲太平洋交易所(Australia Pacific Exchange Ltd.),2004年获得澳大利亚证券委员会颁发的证券交易所牌照。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澳洲知名华人金融家王人庆旗下的宝泽金融集团全资收购该交易所,并易为现名。
作为西方发达国家中唯一由华人金融家掌控的上市交易所,APX经历了过去数年的盘整后,正致力吸引中国大陆企业到澳洲上市,动作不断。其亚太区总部已进驻前海新区,瞄准的就是中国内地IT、环保等行业的成长型企业。APX的上市门槛较ASX更低,例如新股股东仅需50人,而为了紧贴中国投资者的需求,其交易和信息平台更採用中英文双语模式。

澳洲甚少进入香港财经界人士的视野,特别是在中国企业IPO业务领域,从来不把澳洲视为竞争对手。究其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红筹股开始,中国大陆即视香港为企业海外融资的窗口、试验场,香港回归后基于挺港之需,更加大了利用香港资本市场融资的力度,令港交所IPO业务称霸全球,上市集资的企业也从最初的窗口公司、国企延伸到民营企业;其次,西方资本视香港为进军中国大陆的桥头堡,大批金融、财务、法律、公关等专业精英云集香港,利用地利之便研究中国企业,服务于西方投资者,这一点即便是新加坡,都要望香港项背而兴叹;第三,在西方发达经济体中,悉尼作为其中一个金融中心,其实力、影响力远远在纽约、伦敦之后,处于尴尬的边缘角色,既不受香港财经界关注,也不为中国大陆企业所青睐。

但是,事情正在发生变化。2008年金融海啸席捲全球,对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金融中心是一次重创。正如西谚所言,只有退潮时,才知道谁没有穿泳裤。当欧美很多具有悠久历史的银行倒闭破产,澳洲的银行却幸免于难,《全球金融杂志》在金融海啸后公布的全球50家最安全银行名单中,澳洲四大银行全部入选前20名。澳洲金融体系以其稳定性、完善的监管和风险控制,开始令人刮目相看。在亚太区,除了日本,澳洲的基金、证券等资本市场实力强大:其基金管理总规模位居全球第四位、亚洲第一位;澳洲是全球最早开发REITs(房地产信託投资基金)的地区之一,目前是全球第二大REITs(房地产信託投资基金)市场,总量接近100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澳洲虽然只有2000多万人口,但金融精英众多,按国民比例计算,其金融团队实力在全世界名列前茅。

在过去5年间,澳洲联邦政府经历数次权力更替,执政党更从工党变为自由党,而中澳关係儘管起伏难免,但主线始终保持友好,并且不断升温,经贸关係更是持续升级。中国是澳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一大出口市场。据澳方统计,2013年澳中货物贸易额达1418.9亿澳元,佔澳对外贸易总量的28.2%。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澳期间,两国政府确认自由贸易谈判实质性结束。自贸协定的尘埃落定,将令中澳经济关係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而其中金融服务业的发展不容轻视。事实上,悉尼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地位也同时获得中国官方的背书支持。

香港金融界面对的竞争越来越多

西方发达经济体与中国资本的共同青睐,正令澳洲资本市场摆脱边缘的尴尬,而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令愈来愈多的中国企业家发现澳洲资本市场的魅力。儘管中国概念股刚刚在澳洲资本市场冒起,距离成行成市尚有一段非常遥远的道路要走,但是整体形势恰在此消彼长之间。这边厢,陆港失和,关係每况愈下,来自内地的企业家,特别是创新成长型企业家,对此或许感受尤为强烈。那边厢,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落实在即,后续投资发展空间无疑更为诱人,何况APX正利用其在内地的广泛人脉,积极推动中国企业前往澳洲集资,一旦中国成长型创新企业形成赴澳洲上市的潮流,港交所的发展潜力必然受限,香港金融界对此不可轻忽。